関ジャニ∞ 一生応援
溺愛靳東 陳奕迅
CP:SA 丸昴 藺蘇 樓台

「哥哥你能不能不去打仗?」

君山腳下桃花紛飛,稚嫩的聲音让原本決意離去的男人停下了腳步。

「哥哥會回來的,五年後一樣在這棵樹下,到時哥哥再教你喝酒,在那之前絕對不能偷喝婆婆釀的酒喔。」

他拍了拍少年的頭,隨後身影便伴著花瓣消融於塵土。


五年後同棵樹下,長大了的少年搬出這些年婆婆釀的酒。

「哥你可終於回來了,今天不醉不歸!」

他向那棵桃樹敬了一杯又一杯,酒水裡混著兩行思念。

「哥你不是說酒是苦的,我喝起來怎麼這麼鹹呢?」

少年笑了,而回答他的只有三月滿山桃花紅似血。


入夜了,東風輕拂過少年的臉龐,一雙粗糙的手輕輕地為醉倒的他蓋上了毯子。

「抱歉...

在天一方,在水中央


八月过半,岸边芦苇淹至膝上,

一片白茫隐没于五里雾中,

乘着金风之势,摇曳得猖狂;

日未出,空中寒气化为霜,

依附于双颊与眼眉之上,

我轻叹一团思念,

望他能赶在入冬之前,

将这丝暖意送到你身旁。


江的一头,天地之远,

分别几月,度日如年,

待到重逢之时,

也许早已尘满面、鬓如霜,

而你定仍是那年金陵城内

最明亮的那个少年。


遥望江水直入天际般绵长,

恍惚之间,依稀彷佛看见,

身着戎装的你伫立于水的中央。

【東歌】白露為霜

東歌(靳東X胡歌)RPS

胡歌視角

結尾爛QAQ

請斟酌欣賞

----------------

你說我像春分

溫暖、療癒

我倒覺得我是驚蜇

從寒冬中將你喚醒

你說你總搞不懂

我們之間的感情

沒關係

只要你知道

我很重要就行

你說我就像沒有血緣的弟弟

如果這樣就能繼續沉溺在你的寵愛裡

也好

他們都說你是冬至

那是因為他們不夠了解你

我一直覺得你像白露

沒他們說的那麼冷

卻是令人心曠神怡的涼

在送給我一片片落葉時

不忘提醒我多加一件衣裳

驚蜇剛過

而我在等你的白露

成霜(雙)

-end

【藺蘇】你大爺的

背景是長蘇沒出去打仗,

並要和藺晨回歸江湖的那天,

蘇兄決定把房子燒了,但藺晨不知道,

以為長蘇身陷火海(?

然後衝去救他這樣!


先說,文筆渣,請各位多多指教。

-----

是夜,大雪紛飛,

一襲黑衣在純白的街道裡顯得格外突兀。

就算是大雪,金陵仍然是金陵,

人流從不因天氣而減少。

儘管積雪讓他連抬起腿來都有點困難,

他卻沒有任何要停步或調頭的念頭。

蒼白的嘴唇,原以為只是因為冷而顫抖著,

仔細一看,才知道他是在訴說著什麼。


「長蘇、長蘇、長蘇...」

邊呢喃著那人的名字,

他順著一串黑煙一路狂奔。


原本的蘇宅早已燒得不成形,

他停下了腳步,雙...

【藺蘇/樓台】王菲-人間(改詞)

聽這首歌的時候呢,剛好想到了藺蘇QAQ

於是就想說以藺蘇樓台為中心來改改詞,文筆渣QAQ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分離之後不一定有美好的重逢

不是道別就能再聚首

所以我 不想放手 不想要讓你走

不是所有故事都能有始有終

愛到盡頭可能一場空

唯獨你 讓我執著 讓我放棄所有

可惜與你相守 只能在夢中夢

還想和你在江湖遨遊 嚐歲月和酒

還想和你看春花秋落 笑世間哀愁

如若你願 可否來世再相逢

不求能到白頭 只是和你敘敘舊

浮生若夢 ...

【樓誠】矜持

我寫的都不是文啦~都只是一小段腦洞
是說這篇是聽了老蕭唱的矜持腦補出來的

一開始說要寫藺蘇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樓誠~

篇幅超小不介意請食用w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大哥!大哥!」

明樓的背影越來越遠,無論明誠如何呼喚都無濟於事,

終於在明樓徹底消失之後,明誠嚇到從夢境被拉回現實。

雖然說只是一場噩夢,但明誠還是起了身向明樓的書房走去,

他輕輕地獎門開了一點縫隙,也許是因為只是想看看明樓的臉不想驚動他,

又或許是不想被明樓發現他來看他。

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身材有點中年發福卻帶著一種高貴氣息的男人,

靜靜地趴在書桌上,長長的睫毛...

【SA】辦公室日常(?

多年未寫文,手感生疏,

歡迎指教QAQ然後這是VVN點的,

不嫌棄的話請加減看XDD

--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-

「櫻井君,這就是我幫你選的新祕書,他跟你一樣也昰K大畢業的能力也不錯,你不准再給我退貨了!我還要開會,他就交給你啦。」

松本潤挑著他濃密的眉毛,似乎有點不耐煩地說完,便逃命似地走向了會議室。

櫻井沒搭聲也沒抬頭,只是好像感應到什麼不祥的預感,微微地蹙著眉頭。

在相葉剛進K大時櫻井已是學生會主席,開學典禮那天第一次聽到櫻井致詞的聲音、第一次看到櫻井的容貌,他就墜入了情網。那天起,櫻井翔走到哪他就要跟到哪,送給櫻井翔的情書還沒到本人手上就會被他撕...

【SA】混亂年代

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我習慣望著天空發呆。

也許從你離開那天,我的心就缺了一塊。

「吶 翔醬你會一直陪著我吧?」 

你的臉龐純淨無邪,沾滿了油垢和鮮血卻依然潔白。

「當然囉雅紀。」

會一直陪著的,就算我們沒有明天。

如果沒有那場戰爭我可能會永遠錯過相葉雅紀吧。-櫻井想

-西元1943

© 路人甲。阿一 | Powered by LOFTER